抵制圣诞?请先丢掉西来的农历!

本账号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账号


评论区话题丨你怎么看传统历法与洋节?



圣诞节对欧美国家而言,既是重要的宗教节日,又是不可或缺的文化节庆。在中国,圣诞节却演变为商业化氛围浓郁的第二情人节。至于节日本身的宗教因素,大部分人都漠不关心。


然而,即便如此,却总有一些人跳出来指点江山。他们打着反对崇洋媚外的口号,对新时代的生活方式,指指点点。理屈词穷之际,唯有搬出祖宗留下的农历来增加正义感。


可惜,如果他们知道农历的来历,或许会有一种被自己来回抽耳光的快感。


轰轰烈烈的抵制西法运动

在内忧外患的崇祯朝 历法也出了偏差


今人对于历法和节日的争论,其实在几百年的明朝就发生过一回。事情的起因,则比过节与否,重要的多。


在古代社会,农业生产关系到一个国家与王朝的正常运转。所以,用来帮助农民确定耕作时节的历法,就显得尤为重要。好的历法能让正常生产,良性滚动。而一旦历法由于各种原因出了偏差,那么带来的损失也是非比寻常。


从明朝中后期开始,关于历法计算日月食不准的记录越来越多。到了崇祯年间,皇帝终于无法忍受钦天监的频繁出错,把钦天监官员们批判一番。但官员们则无奈的表示:我们完全是遵照基本法办事,严格以历书为依据进行计算。过程中并没有出现偏差。导致这些错误的原因,主要是历法本身的年久失修。


明朝的社会生产活动比任何国家地区都依赖历法的准确性


但这些掌握社会命脉的官员们,居然表示:他们和天比,和祖宗比,毕竟还是太简单幼稚了。如果贸然修改历法,只会造成更大的误差,甚至会导致整部历法都无法使用。


既然钦天监无力修订历法,崇祯皇帝只得另请高明。这位末代皇帝,很快任命熟知西洋科学的大臣徐光启,带领来华的传教士一起,修订新的历法。于是,德意志人汤若望、意大利人龙华民、葡萄牙人罗雅谷等欧洲传教士,开始为大明朝订制一部新的历法。


明末引入西学的双杰:利玛窦与徐光启


在编历的过程中,这些西方传教士们以当时最先进第谷宇宙体系理论为基础,同时采用了当时的几位天文学泰斗--哥白尼、伽利略、开普勒等人的理论研究成果。为了使历法更加准确,他们还使用欧洲几何学知识计算天体位置,并使用欧洲天文仪器进行观察。可以看出,徐光启等人所著的《崇祯历书》其实是一部典型的西洋历法。


近代早期的欧洲天文学大家 第谷


但对信奉天人合一理论的中国传统士大夫官僚而言,预测天象一事,有着极为重大的政治意义。《崇祯历书》一经问世,就遭到了笃信传统文化的守旧派势力的百般责难。尽管实践证明,《崇祯历书》预报天象的结果远比其他本土历法精准,但守旧派却依旧不依不饶,这也极大影响了崇祯皇帝的决策。等到崇祯皇帝终于下定决心施行新历时,大明王朝却已行将就木。


正在与西洋传教士据理力争的明代士大夫


清代的历法之争

满清入关的第一代君主 顺治


清朝建立后,顺治皇帝迫切希望制定一份超越前朝的历书,命传教士汤若望按照欧洲天文理论为清朝修订了《时宪历》。前明的士大夫官僚们,虽然没能为崇祯皇帝保住大明江山,却依然在新朝进行了不屈不挠的正统之争。


顺治二年时,欧洲历法的精确性再次得到检验。当时汉族、回回、西洋三方的天文学家都预测到这年的八月初一将出现日食。清廷为了检测新法的准确性,便让他们分别预测日食发生的时间,并派遣官员登上天文台勘验。


结果显示,唯有按《时宪历》计算的时间完全一致。汉族与回回的计算方法,都有不同程度的误差。这一结果也让清廷确信了西洋历法的先进性。最终,《时宪历》被清廷钦定为官方历法,制定者汤若望也被任命为钦天监监正。


为清廷服务的传教士 汤若望


然而,汤若望和《时宪历》也遭到了守旧势力的攻击。守旧势力认为,朝廷任用西洋传教士担任中国官方天文历算机构一把手,并废除中国传统历法的行为实属崇洋媚外。于是他们罗织罪名,诬蔑传教士传播错误天文知识、意图颠覆大清,其中的代表人物杨光先更是高声疾呼:宁可使中夏无好历法,不可使中夏有西洋人!


此时顺治帝刚刚去世,年幼的康熙帝尚未亲政,朝中大权被辅政大臣掌握。而杨光先驱逐洋人的主张符合当权者的排外情绪,于是一场轰轰烈烈的清算行动便开始了。尽管传教士们并无过失,但他们制定的历法遭到废除,担任司天监官员的传教士们则遭贬斥。守旧派一边的杨光先、吴明烜,则因功分别升任钦天监监正、监副之职。


近代欧洲天文学观测仪器的操作手册


然而,守旧派的所谓传统历法,早在明末就被证明错漏众多。加上这二人知识水平过于低下,错测节气时日的事情自然层出不穷。


不久后,他们最大的靠山鳌拜倒台,年轻的康熙帝开始亲政。为了确定历法的准确性,康熙皇帝多次让传教士南怀仁以西洋新历和使用旧历法的吴明烜比赛。结果每次西洋历都分毫不差,旧历却全部出错。最终,杨、吴等人被惩治,传教士冤情昭雪,清王朝也重新使用更为精确的《授时历》。


身穿清朝官服的汤若望


传统历法也是舶来品

明朝的钦天监官员画像


另今人哭笑不得的是,杨光先与吴明烜死保的传统历法,实际上也是从西方输入的舶来品成果。只不过这些历法及计算法则,传入时间较早,到他们学成的年代,其源头已经被大多数从业者所遗忘。


从唐宋时期开始,中国人就已经开始向阿拉伯人那里学习外来先进的天文技术。一些古希腊、古印度和波斯等地的天文学著作,也随着东西方文化交流传入中国。在元朝时,阿拉伯天文学家则得到了当时统治者的特别青睐。


中世纪的阿拉伯天文学家


早在蒙古西征时期,蒙古人便已开始学习阿拉伯人的历法。忽必烈建立元朝之后,先于1271年在上都设立回回司天台,又在1280年成立了回回司天监。元朝皇帝将扎马鲁丁、爱薛、可马剌丁、苫思丁和郑阿里等阿拉伯天文学家,请来为自己工作。他们也将阿拉伯地区的天文观测仪器引入中国,极大推动了中国天文技术的发展。


近代西方人笔下的北京天文台


正是这些中亚和西亚的天文学家,为元朝制定了崭新的《万年历》。这部新历法也成为元朝全国推行的官方历法。虽然汉族天文学家郭守敬,随后制定了更符合中国人习惯的《授时历》,但民间依然有很多人使用阿拉伯人制定的《万年历》。


虽然《万年历》最终被郭守敬的《授时历》所取代,但郭守敬在制定这部历法的时候同样参考了众多阿拉伯天文学资料,并利用引入中国的阿拉伯仪器进行观察。我们也能看出,元朝时的阿拉伯天文学已经极大地改变了中国传统历法。


郭守敬雕像


明朝推翻元朝后,明太祖朱元璋虽然曾经高喊驱逐鞑虏的口号,但继续沿用了较为先进的元代历法。他还特意保留了回回司天监这一机构,并邀请马沙亦黑等回回天文大师,翻译了明军缴获的大批阿拉伯天文书籍。明初颁布的《大统历》也有十几位回回天文学家直接参与制定。当《大统历》颁行后,朝廷还将此前实用性强、推算天象较为精确的《回回历》并入其中,以便对照查验。


元朝与明朝中前期代的历法,结合了中国传统历法和阿拉伯历法的长处,在当时算得上是非常先进的一部历法。但再先进的历法也难免存在误差。


使用西亚仪器观测天象的回回天文学家


中国历代的历书,都只注重记录计算公式,却并未记载与此相关的科学原理。尽管后人能按照公式进行运算,但当他们发现公式错误时,却不知应如何纠正。明代使用的《授时历》和《大统历》都参考了大量阿拉伯天文理论。但明初翻译阿拉伯天文书籍时,也只是简单抄录了相关公式,并未翻译核心原理。所以,随着时间推移,已没人能够理解这些理论,这也导致修历难度大增。这才有了本文前面提到的钦天监困局。


最终,清代版本的《授时历》,被一直沿用到民国初年。现今使用的农历虽然已不是当年传教士所作的《时宪历》,但采用的依然是西方的天文理论与计算方式来编纂的。


17世纪 荷兰人所绘的天象图


在21世纪的今天,如果还有人继续打着所谓传统口号,抵制洋历,批判洋节。那只能说明他的学识低下,愚不可及。如此崇古之人,却对祖宗学者的历法编纂,非议甚多。岂能配得上传统主义卫道士名号?再者,一个没有国定休假的日子,能算节日吗?!


推荐阅读


鸦片战争居然让清朝变得更为富裕


他总是抨击中国 却得到了中国官方的最大新任


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请发送邮件到:lianxi@wmqn.net